雁語留言板

名字
標題
內容
圖片
電子郵件(E-mail)
URL
文字顏色
編輯/刪除用密碼 (4~8個半形英文或數字)
預覽(發帖前,可預覽和確認帖子內容)

一個人的花博小旅行^^ - 麵條兒

2018/12/17 (一) 13:10:49

好逛、好拍、好悠閒、

值得多去幾次的台中花博,"后里馬場森林園區"照片分享...

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116934635@N05/albums/72157703144523521

談談齊神籙 2-15 - 麵條兒

2018/12/06 (四) 18:00:21

時間過得好快,已經進入12月了,趁著年末忙碌前上來澆點水^^

又是很久沒有寫心得了(笑)~
記得這檔剛開始,先是天允山風雲碑重啟,各家高手競逐天下第一,然後…好像劃錯了重點,一路看不懂各種劇情發展到現在~

前期花費不少篇幅鋪陳「玄武真道」這個新興宗教組織,也帶出不少新人導師(偶雖多不美型但算有特色),標準壞人臉的蓮花跑車聖導接天嵐,一肚子陰謀算計的司馬魁宗,思考直線個性衝動的祝武娘,以及浪漫灑脫愛交朋友的神筆狀元傅天行,對我而言,傅老是有趣的小亮點,個性有正面的描寫,武學融合字帖的特色,令人印象深刻,與眾導師和其他角色的互動,也頗有傳統江湖人的風範。

鬼市線在這期間也有變化,巧木宮易主過程是個小高潮,出乎意料卻也合乎情理,而地宿這方帶出年輕的總管冷秋顏,藉由他追查封羿神闕往日滅門血案,接上祝武娘,連帶將慕容清之死牽到同一條線了,編劇這一手柳暗花明,值得安慰。

大約從兩個多月前開始,觀劇重點放在慕容清的懸案,尤其第八集凌風歌、向雲飛這兩個名字出現後,連續幾周帶起一片熱烈討論,但在御兵韜堅不吐實的狀況下,線索只能一點一點放出,拖慢了劇情進展,也逐漸磨掉觀眾的好奇心。

再看這檔以來的武戲,雖沒有出現像撼鐵戰那種等級的神武戲,天下第一劍之爭也拍得有點不如預期,但除了這場以外,多段武戲都拍得精巧有創意,不管是特殊的兵器、或是各種招式設計巧思,都有許多讓人眼睛一亮的嘗試,拉弓射箭的畫面俐落漂亮,尤其本週開頭風逍遙和風鈴一刀聲的武戲,複雜快速的對戰交鋒,詭譎氣氛營造得宜,細節呈現細膩清楚,有相當的水準,值得給現場團隊掌聲!下一集期待落拓子的槍法,是近期難得一見的長兵器對戰,希望有更精彩的演繹~

然後,最近愈來愈強烈地感覺到,對編劇的旁白/對白功力所累積出來的諸多不滿。
像本週梟嶽和步天(清雲)君的武戲,雖知這場戲的重點不在雙方武技展現,可以說是透過武戲鋪陳的文戲,重點在情感傳達,但大段文藝腔旁白顯得做作,這段文字用在寫小說或許是加分,用在這裡就極不自然,也太多餘,加上大俠語氣咬字過於用力,似乎想加重渲染情緒,反覺生硬,不如配合情境適時留白,用背景音樂襯托畫面和角色情緒,留一點餘韻,或許更好。

一段戲要編得感人,最不聰明的作法就是大量使用旁白(文字),除非你的文字夠流暢、直接打到人心,否則容易流於矯情。
我想最好的文戲,應該先用畫面呈現(角色肢體互動),再透過角色間精準的語言互動,讓人自然而然產生共鳴,不知不覺深陷其中,無法自拔,這才叫「殺人於無形」^^
過去令人印象深刻的文戲,常常是主角不言不語、回想過去的橋段,只有讓觀眾對角色有共感,認真琢磨出角色的個性,即使不著一字,也能成為有記憶點的經典文戲。

總之看到現在,由於對故事主軸還不甚明瞭,分支間的因果關係才正要慢慢收攏到一起,過程雖有些冗長,希望後面會有不錯的結果。

目前我最大的疑問是:聽雨秀才落拓子這個角色,到底是甚麼身份?
初登場就講解風雲碑爭天下第一的規則,之後因為各種行動Google的功能,被俏盟主盯上,有關慕容清的各種訊息與解謎,幾乎由他提供的消息去推動,但為何都沒有人懷疑他說的訊息是否正確?

還有,我原以為慕容寧與靳鉛華之間會有點甚麼,但這一集靳鉛華自述她十五歲就患上腦疾,舉家忙著為他 治病,這樣看來,他們之間應純粹是當年江湖世家間的交誼而已。(嘆)

旅照分享 - 麵條兒

2018/10/28 (日) 21:52:28

10月中去了趟北海道,隔了兩年的出遊,雖只停留短短五天,但確信自己愛上了這個地方。

無法用言語具體描繪北海道的美,風景攝影也非我的專長,僅以一輯"流水帳"相簿,分享給大家...

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116934635@N05/albums/72157702763101725

齊神籙1 - 麵條兒

2018/08/30 (四) 15:13:56

很久沒有寫心得。
終於在低迷的東皇、魆妖兩檔過後,迎來了鬼途的振作,一舉掃除了長達兩年的陰霾。
與其說寫心得,不如說是對新戲的期待。

首先是人物的變化,一次換掉三個新偶,還都是重要角色。

蒼狼由初登大位的少年君主,轉變成為青年王上,對前一版蒼狼太滿意,換掉他其實很不捨,但畢竟也經過了將近六檔,不換偶也不行,新偶還不適應,偶頭沒有差很多,但造型太過繁複,而且不知為何,衣服與身體比例有點怪,總覺得需要再調整。

魔法少女憶無心,從魔戮血戰前期出場,歷經六檔之後,最新一集她接下苗疆大祭司一職,不再是行走江湖的小姑娘,選擇在此時換偶,契機也對了,新偶乍看很像姚明月,也有一點阿藏哥的感覺,只是髮型不太喜歡,希望愈來愈耐看。

任飄渺,又是你!!!
任總真的是金光換偶最頻繁的角色*O*
從癱瘓狀態恢復後,前一版的偶還是半散髮,配合這一檔準備大顯身手的心境,重新束起髮冠,衣飾走簡樸風,不再有華麗大斗篷,聽說是武戲考量,這樣感覺還不錯,雖然我很喜歡上一版^^

期待下批換偶名單:

修儒:與二版憶無心、二版蒼狼同一檔魔戮血戰出場,差不多也該朝少年風格走去了,期待埋霜小樓養出新一代醫劍雙修的帥氣少年偶像!

姚金池:其實原本的偶就很好,但畢竟舊了,而且私心希望她能再登場,既然最難處理的溫劍蝶終於有解,我開始期待小王、狼主、金池這三人的三角習題,是否也有機會走出一條光明坦途?

俏如來:不用多說,總之拜託快換><

然後,我非常喜歡片尾曲,不管是曲子還是演唱都超愛,大俠充滿情感的唱腔太對我的胃口,以後聽不到新歌了怎麼辦?
片頭曲也不差,演唱的人音色不錯,但似乎還放不開,尚未抓到自己的理想歌型與演繹方式,也許下一首再試試,一定會愈來愈好。

最後歡呼一下劍蝶~
新一集毫無準備,突然收到一個超級大禮。
九界遨遊劍蝶同行,用這個方式讓劍劍暫時離開主線,真是太感謝了。

對劍蝶這個配對,曾經十分絕望,
萬萬沒想到溫皇這次會放手得這麼乾脆!
其實從上次溫皇特地先去看劍無極的傷那段,就覺得溫皇真的不一樣了,只是想到當初硬開東瀛線的黑歷史,實在不敢相信,經過慢慢鋪陳,居然還給鋪回來了!
身為從黑白龍狼傳陪著劍蝶一路走過來的戲迷,真是感慨萬千啊~~

下回劍蝶再登場,會有小劍劍或小蝶蝶回來喊溫皇阿公嗎?(^++++^)

雁-拾肆 - 麵條兒

2018/08/12 (日) 00:20:40

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116934635@N05/albums/72157694236044600

今年我家雁子滿二十歲了,
一顆誕生了二十年的偶頭,仍能保持如此風華,實在該讚歎雕偶師傅的好功夫!

與雁第十四年,日子仍在繼續^^
即使拍偶技術不怎麼好,即使後製能力依舊很糟,
這第十四個年頭,會持續努力,期待能端出好看的照片...

純灌水用^^ - 麵條兒

2018/07/25 (三) 15:27:20

笑傲江湖外一章之【琴魂】

琴掠驚鴻,心絃微晃,指尖逸透嫣風。
瀟湘疑夢、夜雨駐魂中。
茫茫、獨尋悵悵,暫借魂魄歸來,曾記裙翦飄紅。
絹舞玲瓏。聲滑且鬆,奈緣薄,怨怪霧濃。綠綺迷蹤,轉瞬如虹。
輕撚煙籠。絃斷示情空。
孤影一同,知音難逢,此後爲誰揚弓。
一任逝水東,終歸、別恨重重。-- 調寄【瀟湘夜雨】

--楔子

落日斜陽,細雨紛飛。

黑木崖頂東南側,一座八角亭外,傳來陣陣兵刃碰撞之聲。

兩名少年一著黑衣,一著白衣,各使一柄長劍,你來我往,鬥得正酣。兩人年紀相仿,武藝一般,打將起來,自是旗鼓相當,纏鬥不休。

亭子裡,一名黑衣少女靜靜倚著石桌獨坐,雙眼緊盯著桌上一盤未完棋局。

少女雙頰微瘦,略顯蒼白的面龐,在昏黃夕照之下,清冷的目光,神態專注,她一手支頤,一手勾著自己細長的髮辮,長睫低垂,眉間輕皺,抿唇,陷入沉思。
棋局,似有難解之處。

雨勢愈下愈大,漸將亭外鬥劍的兩人臉上、身上,盡皆淋得濕透。

雨水挾著劍光,點點飛濺,潑濕了亭外階前一角,勢猶未止,迷濛水氣,直向著石桌邊緣襲來,亭中少女卻置若罔聞,仍是一貫冷靜態勢,低頭凝視棋局。

驀然,刮起一陣好大的風,吹得亭外不遠處三棵棗樹,枝葉嘎嘎作響。

少女終於回過神來,緩緩輕嘆口氣,暫將視線移向亭外的兩名少年,她抬眼望了望天色,起身向兩人招了招手,出聲喚道:「下大雨了,別打了,都進來罷!」
亭外兩人聽見少女喊聲,略一停頓,對望一眼,隨即又鬥了起來。
千招已過,勝負兀自難分,兩人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。

又過一陣,白衣少年陡然遞出一招,跟著就地一滾,劍勢自下而上,瞬將劍尖挑向黑衣少年使劍的右腕,黑衣少年一呆,未及反應,只聽得噹的一聲,長劍脫手,他穩了穩腳步,收攝心神,呼地一掌拍出,正要搶上,白衣少年虛晃一招,巧妙卸開掌力,腳下順勢轉出,卻是一招移形換位,一個旋身,已然退出戰圈,恰與黑衣少年相距三尺之遙,他捏個劍訣,轉身一笑收招,隨即一個箭步搶先奔入亭中。

「第三場!」少年以袖拭汗,顧不得臉上濕答答地,昂首闊步,得意歡呼,一腳才踏入亭中,隨手便將身上腰帶一扯而下,嘴邊不忘取笑道:「哎,你是不是故意的,明知道那一招不成,怎麼老是愛用?!」三兩下已將身上的衣衫盡皆除下,一一披在亭間石凳上風乾,順手提起其中一件,用力擰出水來。

「哼哼,你贏便贏,別得意過頭!」黑衣少年彎腰拾劍,緩緩走在後面,撇一撇嘴,頗不服氣,他伸手抖一抖早已溼透的前襟,眉頭輕皺,續道:「等爹爹回來,將吸星大法的心法傳給我,到時可有得你瞧!」低頭瞧見衣衫已盡皆濕透了,沒奈何,只得緩緩解下腰帶,脫掉濕漉漉的外衣。至於單衣,礙於自己身份,又在少女面前,他是無論如何不肯脫的了。

「成日見你們倆打架--」黑衣少女微微皺眉,收起棋子,背轉過身,讓出整張石桌,接著又道:「昨兒在大殿沒打完,今兒又來,輸贏便這麼要緊嗎?」說完,向黑衣少年遞出一條白色手絹。

「當然要緊!」白衣少年眼尖,伸手將手絹一把奪了過來,詭秘一笑,道:「講好打足一千場,勝場多的人有彩物。」

「彩物?!」黑衣少女覺得好笑,搖了搖頭,轉身向黑衣少年輕責道:「堂堂日月神教少主,為了區區彩物和人打架?打贏了很光彩麼?」
白衣少年一笑接口道:「哈,那自然是有原因啦…」

「喂!約定好的,別多事。」黑衣少年向白衣少年使個眼色,迅速截住話頭,轉頭向少女淡淡笑道:「時候到了,妳自會明白。」說完,彎下身子自石桌下取出包袱,拿起一件藏青色披風覆上,又與白衣少年對望一眼,神秘地笑了。

少女瞪著大眼,只是茫然不解,但見兩人堅持不說,也就不再追問。

黑衣少年似是有意岔開話題,略作思忖,旋即開口問道:「妳的琴,沒帶出來?」
少女聞言,先是沉默半晌,然後才淡淡地道:「橫豎是對牛彈琴,何必多此一舉。」

聽出少女語帶幽怨,白衣少年忙溫言勸慰道:「妳說的什麼琴理,我是聽不太懂,但妳彈的曲子我愛聽呀!」
黑衣少年忽然「嘿嘿」兩聲笑了出來,揶揄道:「你自己說吧,有哪一回聽筑妹彈琴不打瞌睡的?」

「嗯…你別淨說別人--」少女眉間一動,卻向黑衣少年橫了一眼,似不領情,冷冷接口道:「我彈琴時,你也是心不在焉,淨想著練功的事。」

「哈哈哈哈…」白衣少年聽見這話,仰著頭哈哈大笑,神情極之得意,他動作俐落,擰乾了單衣,順手展了開來,朝自己臉上輕輕搧風,轉身又道:「筑妹這話公道,咱倆半斤八兩,誰也別說誰。——啊啊,雨這麼快停了?」
少年步出亭外,抬頭望天,原來雨不知何時已然停了。

黑衣少年倒不在意,只是聳聳肩,微微一笑,又向少女問道:「棋局有結果了?」
少女聞言一怔,面色稍緩,徐徐搖頭答道:「這局比上回難,沒這麼容易解--」慢慢走回原本的位置坐下。
「不急,爹爹還有幾日才回來,妳慢慢解罷。」黑衣少年聽了,微微一笑,跟著坐在一旁。

「哎,我真不明白,這麼費腦筋的事,筑妹竟樂此不疲!」說話間,白衣少年已穿回單衣,走近兩人身旁。

黑衣少年劍眉微揚,得意道:「爹爹看上筑妹的天資,破例收徒。你可知筑妹的棋力,在黑木崖已無敵手了。」

白衣少年哼哼兩聲,語氣盡是不平:「說真的,教主教徒弟未免太苛,每日訂下繁重功課不說,平日裡還不准我們打擾她,好不容易等到教主離開黑木崖,以為可以稍稍放鬆,結果筑妹還是想著棋局沒解,你想想,有多久沒見到筑妹開心地笑過了!」

黑衣少年原本收斂的笑意,又漾了開來,朗聲答道:「嚴師出高徒,你以為人人都像你跟范叔叔一樣,一個不正經教,一個隨便學學!」

「耶?」白衣少年目光灼灼,雙手交叉橫在胸前,顯得自信滿滿,笑著反駁:「什麼隨便學學?最起碼連贏你三場啦!」

「哼,你儘管得意吧!」黑衣少年頗不服氣,橫眉一挑,道:「再過十天便是端陽,爹爹必定在神教飲宴前凱旋歸來,到時別說三場,贏千場都成。」

黑衣少女聞言眉頭微皺,起身望向遠方,山間暮色,餘光漸沉,她喃喃地道:「十天…端陽嗎?…」
「是呀!」黑衣少年又笑了起來,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,察見她神色有異,關心問道:「怎麼?妳怕這局棋在爹爹回來前解不出?不會的,我對妳有信心!」
白衣少年也笑著點頭,附和道:「我也是!」

「筑妹…」察見少女面色漸轉蒼白,黑衣少年不放心,輕輕碰了碰少女的手肘,問道:「怎麼啦?身子不舒服?我送妳回去。」

「喂,要送也是我送,」白衣少年身形一晃,笑嘻嘻搶在前頭,側身向少女道:「筑妹,等我一會兒。」轉身走向亭前,抓了欄杆上的外衣隨意披上,回頭抓起腰帶,卻見黑衣少女搖了搖頭,目光惘然,顫聲道:「不用了。」說完,轉身出亭,直向右邊一條小石徑奔去。

「筑妹,山路濕滑,妳走慢點!」白衣少年急急喊著,他見少女頭也不回,腳步急切,顧不得擺正腰帶,便隨意兜上,和黑衣少年迅速交換了一個眼神,追了過去。
黑衣少年原也想跟上,走了兩步又停下,愣愣瞧著兩人遠去的背影,奇道:「怎麼回事呢?」

就在這時,一名黑衣教眾急匆匆奔了來,臉色倉皇。
「少主!教…教…教主…歸…歸…」這人方才跑得太急,話未說完,就喘氣不停,一時接不上話。

「爹爹回來了?」黑衣少年喜出望外,不等答話,旋即轉身朝大殿方向疾奔而去。



昏黃幽暗的殿門前,只有一盞燈火微亮。
大殿之外,眾人個個低頭無語,齊齊跪成一列。

黑衣少年一口氣奔回大殿,見到這等情狀,笑容頓斂。他面上又驚又疑,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。

「你們…你們作甚麼?」

焦急的探問,卻無人答話,氣氛僵滯得令他忐忑不安。

「怎麼啦?為什麼都不說話?」他瞪大了眼,慌忙又問。

沉默依舊。
他一頓足,急急轉身奔入。
甫踏進大殿,一顆心陡然沉了下去。

一口寬大的金色棺木,停放在大殿中央。

黑衣教眾一路追了過來,喘息未定,此時方撫著胸口,伏倒於地,顫聲道:「教…教主歸…歸天了。」

繼續發偶照^^ - 麵條兒

2018/07/24 (二) 10:00:03

這次是霹靂^^

霹靂藝術科幻特展 ( 展期: 2018.6.29 ~ 9.24 )
2018.7.21 台北 中正紀念堂 1展廳
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116934635@N05/albums/72157693500071150


原為慶祝「還真三十」而開展,但比起四年前那場,素還真這回沒有設歷年專區,只多了新婚造型^^

這次展出的偶量著實驚人,由於停看霹靂已有十數年,只從PTT等討論區稍稍知道一些角色,雖然多半叫得出角色名,但除了新刻異數版角色以外,我有九成偶沒看過角色的故事:p

從十二點進展區,一路拍到六點閉館,整場拍了兩千多張,刪掉對焦失敗的、角度不滿意的,再扣掉重複的,放上相簿約有三百五十張。

這次偶展的重點,強調智慧APP與互動科技感,現場特別需要用手機操作互動與體驗,因此許多場景光線明暗差距太多,極端不利拍攝,對只想純粹拍偶的戲迷,真是一大考驗。

整場拍攝三個重點(私心),前面是子陵,中間是新版崎,後面則是召奴…

金子陵的偶雖已舊,畢竟是十六年前華麗的名劍鑄手,和其他新偶擺一起,卻也並不遜色,眼裡陡然暴射的精光,那股犀利感一樣「刺中我的心槽,非常之痛」,摺扇輕擺,風流無限。

新版崎,沒話說,這是一尊外型吸睛、氣質超好的優偶,對他確實有一見鍾情之感,但不是延續對舊版小崎的情感,而是以一種認識新朋友的歡喜心,期待他之後的表現。(抖^^||)
至於那位古怪靈巧、冷冽毒舌的舊版小崎,已隨著他雋永的出場配樂,在心中永遠留存。

展場這尊召奴,少了印象中的清麗圓潤、秀逸出塵,但依然有種飄逸雅緻的美麗風範,站位討喜,姿態優美,多個角度可以練習,在現場拍得十分開心^^

又是偶照^__^ - 麵條兒

2018/07/10 (二) 15:12:06

史豔文傳奇特展之神龍再現-台南場
2018. 7.8 新光三越-台南新天地 6F C區

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116934635@N05/albums/72157695663883362


與高雄場比,展場規模其實較大,但這次將展場一分為二,一半是展場,一半是舞台+互動場景區+商品部,各展區的空間間隔反而因此限縮,其中,有兩個面對面的展區,兩邊場景間的通道,約只有兩公尺多一點,對想拍下該區全景的戲迷來說,有種退無可退的窘迫感。

【超級懷舊偶區】

黃大師時代的雲州大儒俠系列偶,身揹龍泉寶劍的少年史爸好可愛!輪廓、神韻很有味道,同時還有另一版不知名年代的史爸版本(聽說最早有過電影,我猜這是早期的電影版),偶身好大,比一般電視偶還要大上將近1.7倍,女暴君和銀版阿藏哥也是很懷舊的風格。

另外,和高雄場一樣,旁邊有一個玻璃櫃專門展示黃大師的手稿。

【經典偶區】史豔文、藏鏡人、黑白郎君、網中人

私心覺得這一區若再加上獨眼龍就更好了^^

這區是一般觀眾最熟悉的經典角色,每個經過的年長觀眾們,幾乎都能輕易喊出角色名字,也都說這是年輕時看過的角色,感嘆現在居然變這麼漂亮了。

大儒俠版史爸,親眼看到,說真的有讓我略略失望(曾拍過別家的史爸偶,反而還覺得更優),忍不住要懷疑這尊是副尊,感覺他需要特定角度才會好看,尤其是背側面四十五度微仰角,超殺^^

阿藏的面具,金閃閃很明顯,但遮住的臉龐,怎麼拍怎麼不過癮,拍著拍著,都會被旁邊的經典武戲剪輯吸引,阿藏的片段有夠熱血,每段都剪得好棒!

網中人和黑白,這兩尊拍過很多次,尤其這尊黃金網,滿容易拍出好看的照片,原本看其他人分享的照片,台南場一開始阿網是拿下面具的,只可惜當天仍舊無緣一見他的廬山真面目。

【生旦淨末丑雜 代表偶區】

生-雲海過客
旦-立花櫻
淨-帝鬼
末-忘今焉
丑-二齒
雜-應龍師

與高雄場相比,不同的是雲海過客(高雄場-新版溫皇)和忘今焉(高雄場-怪老子)。

眾所皆知,雲海過客在戲裡是偽史爸,多數戲迷公認他比正版新史爸更像史爸(笑),對這隻偶仰慕已久,現場看果然沒讓我失望!神韻好,擺偶姿態又帥,但打燈似乎有點問題,加上他一身白,背景也是白,不容易拍出驚豔的照片,於是在那裡花了非常多的時間,試了又試,一邊拍一邊不斷聽到旁邊經過的觀眾們對他放在「生」的代表頻頻認可,向旁邊的友人/親人指稱這個就是「史豔文」(笑)!

忘今焉曾經在高雄茶會上拍過,那次他的脖子裝得太長,以至於拍起來比例失衡,這回整體感較好,眼珠很漂亮,面容有貴氣,是一隻耐看的優偶。

【偶衣展示區】

和高雄展的差不多,像飛淵、赤羽(魔戮版)、溫皇(最新版)、公子開明、鬼飄伶、凰后的偶衣,其他還有軍…師等。

跟著大人來看展的小女孩們,大都指著飛淵的粉色紗質偶衣,說這件最漂亮^^

【武器區】

這回展出數量誠意十足,除了高雄場展出過的幽靈魔刀、菩薩願、水火保定、戲珠以外,還有缺舟的文殊劍、朧三郎的酒天妖刀、鍛小姐華美無雙的文帝雙劍、鬼飄伶的眾惑之的、表哥(對不起我忘了他的名字)的沌王斬、劍無極的逆刃刀、北冥觴的渾天拐、櫻吹雪的拂捨一刀斬,還有最新的鬼途新科技--超強USB--閻王翎,都是第一次看到,仔細欣賞戲裡看不到的細節,不禁要讚嘆道具組的設計巧思。

【海境1區-玄玉府】昔蒼白、八紘穌浥、北冥皇淵、鉛十三鱗、夢虯孫(二版)

昔蒼白在戲裡給我很斯文秀氣的感覺,但現場看他,反而很有男人味,是十分漂亮的男子,印象中沒有特別激烈的武戲,所以偶頭偶衣保持得非常乾淨。

龍子~很可惜,來的是第二版(嘆)。海境線的戲,遭遇不堪回首,我一點也不想再回憶,也許帶著些許偏見,一直覺得這尊新偶的眼神太過邪氣犀利張狂,嘴型也不若第一版圓潤,但這一回現場看他,試著從不同角度拍他,竟然覺得他滄桑感的眼神透著淡淡哀傷,一種回不去、難以言喻的酸澀。(好吧,這是我的個人感想><)

八爪是典型的洪聰偶,現場看也是一樣俊美,只是沒太多感想,鰲千歲是難得的復古型圓臉偶,樣子和戲裡一樣好看(總覺得他像過去某一版的素還真),也沒有太過驚艷之處。

老僕~鉛是很有特色的偶,溫暖和善的眼神,看得很舒心。

【經典武戲重現區】

西經無缺和任飄緲在竹林的經典對戰畫面,這一區僅有一小塊區域,但看得出有用心設計,燈打得不錯,美中不足的是,任總的頭髮有一側散得不漂亮,少了一邊角度可取景,不然,這隻任總的面貌其實很美,孤高雅緻,淡漠迷魅,西經無缺的臉真是無懈可擊,隨著角度不同,會有些微變化,時而凌厲,時而內斂的目光,舉手投足都是氣勢,此外,最爲可惜的,就是缺了長琴無燄,他被放在女角專區,沒能讓她在一旁靜坐撫琴,否則就更完美了。

【女角專區】姚明月、憶無心、苦海女神龍、波娜娜、未珊瑚、萬雪夜、聆秋露、長琴無燄

這一區應該算是本次偶展的重點區域。背景是更大片的竹林,與前一區恰好呼應著。

親眼看到女暴君姚明月,有被她驚艷到,可惜的是當初退場戲寫得真糟,完全救不回來,要不然這尊偶真的好漂亮,一襲暗紫毛邊華服,聰明霸氣、御姐氣勢十足,抬手仰望之姿,像是恣意嘲弄著世人,睥睨張狂的笑意,顛倒眾生。

高雄場出場的是樸實無華的小無心舊偶,來到台南,換成了美少女版憶無心,不得不說這偶選得太好了!無心原本就是純真良善、心無雜質的小天使,甜美清純的臉龐,承襲父母優秀的基因,融合阿藏的英氣、明月的美麗,是名符其實的金光小公主!這回站在媽媽後面,喜悅的神情表露無遺,但因為她站的後排位置,燈光較弱,漂亮的藍眼珠若沒有眼神光補強,便拍不出來。

當然,還有更大的缺憾--兩母女都包得緊緊!明月姐以寬大同色系披風圍繫著,雖然氣勢十足,但完全掩蓋住她的好身材,無心原本非常吸睛的短褲裝扮,也刻意用長裙擺遮住,纖細傲人的長腿沒有機會露出來,太可惜了,真想借用阿藏的口頭禪大喊一聲:不應該啊~(握拳)

女神龍和波娜娜,因為已經在高雄場拍得很多了,而且她們這次的擺偶,私心覺得沒有高雄場好看,這回便沒有多拍。

雪夜王子好帥好美!在翠綠竹林背景襯托下,白色鑲黑邊的戰袍颯然俊朗,眉間隱隱透著一絲秀氣,她的眼睛像是會發電一般,拍著拍著,總感覺大量電流源源不絕湧出(^0^),唯一可惜的是她的大刀曤日沒有一併擺上。

聆秋露身著亮黃色系紗質衣飾,在一票暗色系偶衣中,很容易讓人眼睛一亮,和雪夜應是同一偶頭不同妝容,她單手伸向雪夜,眼神水靈靈的,仰著頭視線跟著往上,身姿曼妙,少了一些鏡頭前的不協調感,和雪夜深情對望,彷若眼前只有兩個人的世界,想起劇中的設定,總是無限感慨。

勝絃主-長琴無燄,第一眼就覺得非常精緻的美偶,銀白髮色卻不顯老氣,而且妝容完美,氣質華美出眾,長睫低掩,眼神寧定,即使以淺灰紗巾覆面,也難掩她沉穩的王者風範。唯一敗筆是站姿,明明高雄場她的琴也展出了,怎麼這回沒有準備石桌,讓她靜坐撫琴,或許真的是空間考量,要不然她應該要放在經典武戲區才對。

女角區的壓軸是未珊瑚,先為娘娘先歡呼一下!這回台南行,除了魚頭鱗王和雲海過客以外,未娘娘可是名列個人期待順位榜的第三名!
作為鱗王寵信又稱道的年輕妃子,這尊偶初登場時,給我的第一印象,美貌程度似乎還有些不足,到後來卻愈看愈順眼,她最初的定位是連師相也有所忌憚的後宮娘娘,中間雖一度失敗破格,最後漂亮扳回一城,總結來說戲份算是不錯,有展現出智者的狡黠,足夠的膽識、話術以及相應的手段,是海境中極少數亮眼又能留下極好印象的角色。
這回擺立的姿態很美,儀態萬千,細看之下,意外發現她的衣飾配色也很美,某些角度令人驚喜,僅淡淡一抹微笑,流露出自信神采,有種特殊的魅惑感。

許願(希望下回有展出):鳳蝶、春桃、姚金池、白比丘、戀紅梅、曼邪音、叉玀、中谷大娘(我的口味特殊^^)

【佛國區】缺舟+天門三尊+錦煙霞

缺舟男神這回拍得不好,位置雖然在中間,但隔得很遠,一身白色,背景光讓他整個人光亮有餘,厚重不足,也影響銳利度和照片質感,而且吹笛的動作固然好看,但他勾著一抹邪魅微笑的唇型,被笛子遮住泰半,太過可惜,反而先前在高雄茶會,在光線不佳的極端動態之下,曾捕捉到他眼中散發懾人的銳利感與強大的威壓。

金剛尊法濤無赦的偶讓我很驚喜,他本人(笑)臉很小,輪廓細長,五官文秀,反而是三尊中最斯文秀氣的一個,想到他在戲裡的終結,就覺得心疼不已。

菩提尊一步禪空這尊偶在劇中初登場時,氣質超好,眉宇間有種難以形容的夢幻風格,但在經歷過一番慘烈的戲份摧殘之後,從戲裡就看得出他的偶頭偶衣損耗嚴重,原本白皙的臉上隱約有多道淡淡血漬洗不乾淨的痕跡,清澈靈動的眼神,也被血漿浸洗得失了神采,只能從低垂的眉目與雙手合十的莊嚴姿態,稍稍回憶起他慈悲睿智的風範。

被戲迷暱稱紅莓尊(^^)的摩訶尊梵海驚鴻,一身暗紅,霸氣又煞氣地佇著佛門禁劍-顛倒夢想,站上高處,性格的臉龐,目光凜凜,英氣逼人,展現出力與美的佛門武僧風格。

這一區還有唯一女角--白練飛蹤錦煙霞,美麗的白娘娘這回坐姿擺得不好,讓人忍不住為她抱屈,她明明有修長窈窕的身形,飛瀑般的白色直長髮,應該安排以站姿出現才對(反過來換菩提尊端坐著),立姿才能彰顯她的優點,而擁有美麗白膚色的她,面對光線極不友善,也只能徒歎奈何。

【海境2區-皇宮大殿】鱗王(魚頭版)、欲星移、硯寒清、北冥觴、北冥華、北冥縝、北冥異

最後是海境2區,先稱讚一下道具場景組,海境的藍色背板很美,精美的王座和珊瑚的布置也很用心,而且這一區有我最愛的魚頭鱗王!

當別人都在哀嘆為何來的不是帥帥的鱗王,我可是愛極了這一位魚頭鱗王!對我而言,這個時期的鱗王才是真正的鱗王!言辭犀利,態度可親,處事明快,和師相之間的絕佳默契與精采對話,讓人對海境充滿了期待。

師相因為拍過很多次了,位置也有點遠,加上部分角度受限,只意思意思兩張交代過去就好^^

硯寒清不知為何其實我對他沒什麼感覺,偶本身不差,也不難拍,但…就真的沒有特別的感覺。

除了鱗王和師相,這一區我最喜歡拍北冥觴,他的位置最前面,光線也打得漂亮,自從在台中茶會看過他,那時就覺得他長得很好看,那怕髮型有點悲劇,現在再看,更順眼了,是連髮型也覺得好看,果然有比較過才知道要珍惜嗎?(苦笑)

北冥華和北冥異兄弟對望,完全不管觀眾的感受,阿華因為望向裡面,只剩一個角度能拍,小異則試著從遠處另一邊找角度拍過來,總算有幾張好看的。

最悲慘的要算是北冥縝,作為海境善於征戰的大將,他的動作理論上應該是帥氣的,但是從我的高度拍過去,總覺得有問題,沒辦法找到好看的角度。

【快閃見面會】朧三郎、天下第一豪岳靈休、藥神鴆罌粟

最後一段是快閃見面會。

先登場的是朧三郎,阿郎人氣因為鬼途最後一集,終於又拉了回來,這回出場帥了一波,但…面對下面兩位超人氣新星,好像又有點時不我予的感覺。

很久沒追過同人文,不知道原來最近「豪藥」CP居然這麼夯!(攤手)
現場的尖叫聲太恐怖了,好多坐前排的女戲迷都是才入坑兩、三個月,瘋狂的程度,令人咋舌。

藥神鴆罌粟是一尊很神奇的偶,想當初剛出場時,覺得他的偶頭和裝扮十分不搭,現在來看,居然產生完全不同的觀感,不論是五官或姿態,都非常精美細緻!中間到底是經歷甚麼妖法,我自己也搞不懂:p

豪哥的偶,我曾在台中鬼途新戲見面會時遠遠看/拍過他,只是當時對焦失敗了,其實這個偶的造型算是很普通的,但因為戲份鋪陳好,讓豪哥人氣一路飆高,當天看到現場由兩個操偶師共同示範,以雙手運行絕命豪的獨門招式~「混沌渺無極,雙分日月明」,也算開了眼界。

分享展偶照片^^ - 麵條兒

2018/06/22 (五) 09:46:06

2018 這夏聽她說~三昧堂偶照

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116934635@N05/albums/72157698223844235

趁著短暫北上的半天,偷閒去朝聖~
因為非假日的關係,會場十分安靜,非常好拍^^
拍到近2小時才又出現一組專門來拍偶的朋友

這次的偶結合了其他創作者的素材元素,驚豔、精緻之外更具特色,
只有3隻偶,卻待了快3小時,一如往常又忘記用餐,但實在值得^____^

懷念的霹靂時光⋯ - 麵條兒

2018/05/07 (一) 00:49:24

隔了十幾年再看,依然好看。

難忘的角色,經典的橋段,重新溫習真開心啊!

從週一凌晨開始進入「圖騰-龍圖-封靈-兵燹」,非假日想追劇,真的有點辛苦,只能趁空看重點了~

https://m.twitch.tv/epilinet?desktop-redirect=true


Copyright © 1999- FC2, inc All Rights Reserved.